黄轩首谈“爆爆轩”标签,还跟我们说了五个秘密

娱乐杂志   2019-12-26

35岁的黄轩最近有一些小改变。
《只有芸知道》的路演途中,他会更主动地与粉丝交流互动、自拍大合影,以前的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小小的举动会给观众们带来大大的快乐;在与亲人的相处中,他变得格外直率,即使是吵架,也要说出很多埋藏多来的肺腑之言。
这些公开场合和私下里的变化,是时间给予的馈赠。
出道至今12年,黄轩将此看作一个把过去的自己完全更新换代的时间轮回。
他现在越来越讨厌假的东西,不想再藏着掖着。他也做好了准备去回应围绕他身上的一些争议,比如“爆爆轩”这个讽刺性标签。对于流量、名气、资源、演员之路,他做好了梳理,准备从新出发。
“我觉得我更从容了,因为可能有了一些经历,在经历的过程中对自己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有了更多的把握,也得到了一些认可和鼓励,所以也自信。”
谈北漂、谈亲情、谈争议、谈成长,以下是黄轩的自述。

01 我终于有自己的家了
我去新西兰拍《只有芸知道》前,才刚刚搬进自己所谓的在北京安家落户的房子。
前几年确实忙,也没有时间去想给自己安个家。房子是两年前就买了的,只是它今年才建好,才能搬进去。
所以那种不用再交房租、不用再担心房东要让你搬走的生活,就是今年才刚刚开始。
我大学没毕业时,父亲突然就走了,以前是父亲给我生活费,我相当于没有了生活来源。而且这事我还没敢告诉我爷爷奶奶,瞒了三年多,所以没有人有理由会给我一些生活费。
我当时签了个公司,公司老板见我的时候我就说,您要是想签,我只有一个要求,你每个月借我4000块钱,预支给我。因为我1000多要租房子,1000多要吃饭,我还得富余出来见组买衣服的钱。老板说没问题,我就每个月都去公司签一张欠条,拿4000块钱。
那时候还是现金,我记得每个月都会去公司拿一沓子100块钱走。 一直到2010年下旬,我接了个电视剧,赚了点钱,才把这些钱都还上。
后来就一直在北京租房住。我以前换过好几次房子,所以总是没有安全感,我又是特别在意自己的家的这样一个人。
我从小因为没有一个稳定的家,所以就特别想什么时候能有一个自己的家,我把它布置成我喜欢的样子,是一个非常安定的舒适的自己的窝。我很喜欢几样东西,家里要有植物,要有纯色简简单单的地毯,要有香的味道。
但是你租房子房东会说墙上不能挂东西,沙发桌子也不能换,租一年房子就跟你说得涨点钱了,过两天说我这房子可能要卖了,你要不赶紧再找找别的房子,就是总有种不安感。本身我们的职业又很不安,到处跑,回到家也是不安。
我这次跑完路演回到北京,是从北京西站下的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火车会在北京西站停,因为动车一般都在南站停嘛。
我第一次来北京,就是从北京西站下的车,那里有太多我以前的回忆了。北京西站一点都没变,我走出广场,提着个箱子,我还在那里各种拍照,我的工作人员在旁边说,哥,你像刚到北京来的人。
真的很感慨,我说以前来北京是居无定所,能不能考上大学,能不能当上演员,一切未知,只是对这城市充满了仰慕,充满了期待,又充满了未知和不安。
我对火车站有一种情愫,可能因为从小就到处走,然后这次到了北京西站以后,我突然有了一种可以回家了的感觉。在回家的路上,想着我妈做好了饭在等我,我在车上还挺感慨,一路就呆呆望着外面的风景。
天下着雪,说不出来一种什么感觉。 有一种凄凉感,有一种悲伤的东西在里面,但是又生出了一种温暖。然后又看到自己的一些变化,又有一种成就感。
其实北京这十几年没怎么变,但是,以前接我的人已经不在了,我的生活也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02 内心的窗户纸捅破了
租房的时候,我就把母亲接来北京和我一起住了。前两年我工作很忙,时常不在家,今年我没那么忙,我们俩还能在一块生活了一段时间。
这是一种久违的生活,因为我很小就离开她出来一个人在外面住宿。我到三十多岁了两个人才又再一起住下,一起来生活,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11月27号那天晚上我和我母亲吵了一架,我们俩平时交流不是特别多,可能也有一些彼此的误会。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就借着酒大胆地把我自己对她最真实的感受表达出来,她也把她对我的一些想法意见表达出来。
那天吵完架我也不想回家,出去叫了哥们,我们钻到一个日本料理里,我说陪我喝两杯,然后在等他的时候发了一条微博:“最近是有多么耿直,捅破了好几层的窗户纸。”
我觉得是个好事,其实家人需要这样去沟通,需要真的说出你的想法和感受,类似于这样的事情最近发生过好几次。
这两年逐渐地可能我觉得我有时候会累,会有负担,甚至跟别人交往起来让我觉得别扭。就明明可能对你是有意见的,但是我还不说出来,我假装好像对你还行,这让我觉得很难受。
我就在想我为什么不说出真实的想法?我为什么还要迎合他?我这个人,或者其实也可能是多数咱们国家的人,尤其跟亲人之间或者更亲密的人之间的交流,有时候难以启齿,有时候不敢说太直白,那么现在我就在想,为什么一定要面子?
而且我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假的东西,尤其人和人之间,我很讨厌这个人对我的笑是假笑、说的是假话。
我觉得不要掖着藏着,我不想再去假装,假装没事,假装很好,这其实是会孕育很多病毒的,我就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跟朋友跟亲人的关系能清爽一些。
所以我今年说出了好几个自我表达,都是我孕育了很多年,没有说出过的话。
当然都是私底下的一些表达,在公开场合,大家对你的熟知程度是有限的,跟你所有的情感的交集也是有限的。其实有时候困扰你的问题往往是家庭问题,或者是亲密关系中之间的一些问题,因为你必须要去面对,你割舍不掉,你老要见面,而且情感还挺紧。

03 人生有多少个12年
上个月我和自己第一部戏《地下的天空》的导演张驰又见面了,生活中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见了面就很亲切,会让我感慨。
因为看见他会把我拉回到12年前我刚当演员的状态。
12年前,我给自己的理想是我能成为一名演员就行了。因为我以前是跳舞的,我太想当演员,但是我没考上专业的表演院校。 上了舞蹈学院以后,我又很想当演员,但是出去见导演见组,人家都把你当跳舞的男生来对待,所以演员这个职业在那个时候的我心里是特别神圣。
我当时就想,我只要将来能当一名演员就行。再高一点的要求是,我能当一个演员,并且能靠着我的表演在北京生活下来,生存下来。
我看到张驰导演,他笑着看着我的那个样子,一下子就让我回到以前拍第一部戏的情境。我们俩人坐下来,他就在回忆说,12年前你是什么样,现在我也很为你高兴,为你骄傲。
我当然会感慨,人生有多少个12年呢,对吧?
我总觉得是以12年来计数,因为我们中国传统里是十二生肖,都是12年才回到一个原点,这一定是有道理的。而且我以前听说过一个理论,是说从生理学来说,人每12年全身的细胞是彻底换掉一遍,就是说今天我身上没有一个细胞,是我12年前的细胞。
所以说今天的我还是我吗?
我自己给自己的这种定义也是,今天的我和12年前的我生理上的细胞没有一个是相同的,我也是一个新的我了。
见到张驰导演的那天,我也在微博上说,想对12年前的自己讲:不要有过多的期待和想象,把注意力放在当下,尽可能做好并且享受它,就够了。
我是双鱼座,想象力太丰富了。12年前我会想象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女朋友啊,未来当演员演到什么样的角色啊,未来会不会出名啊,未来会不会没有戏拍啊。其实就是年轻人对未来的一种很不确定的担忧。
我老想着那些可能不可能的,但是最后很多都跟想象不一样,自己又会失落。最后我是觉得不要去想象太多,不要去期许太多,你有那个时间,不如把注意力放在此刻。
我们人就是这样,很多人坐在一起吃饭,不是在畅想未来,就是在回忆过去,要么就是注意力在手机里。最后一整顿饭吃完了,第二天你问某个朋友昨天穿了什么,我都不知道。其实就是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当下,我现在有意识地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这个时刻,因为只有这个时刻是我能真正体会到和能控制的。
我就这个时刻能控制一些事情,比如说我到底要不要说这句话。未来一个小时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我的情绪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和波动。
所以我想那么多未来干什么?

04 对不起,让大家失望了
状态好的时候,我会去看网友对我的评价。很多时候我也不看,因为我不想被别人的言论所干扰。
有些人不认识我,只是用他的主观意识在评判我,这些就一笑而过了。因为他都不认识我是谁,他都没见过我,他怎么能就下断定说我是这样的人,这可能只是他个人的一种情绪发泄。但是有时候也看到一些评论,这个人是真的认真了解过我,如果他diss我一些东西,那么我会在意,我会想我真的有这样的问题吗?
比如说我以前采访说过一些事情,或者给出过某种答案,后来可能我的想法变了,别人说你怎么前后的回答不一样。那我会去想是不是真的自己不真实?
今天工作人员跟我说了“爆爆轩”这个词,我之前都不知道。
他们说这是一种讽刺,就是大家都觉得你会爆,但是没有爆。
对不起,让他们失望了。
在我看来,所谓的“爆”其实是一种商业行为,充满了偶然性。我觉得有很多人可能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爆,或者是哪部戏就爆了,本身不好去判断。
你要为了“爆”而去活着太累了,我也没有给自己树立什么目标,我觉得我能从事演员已经很幸运了,然后能够跟这么好的导演合作也很幸运,我去认认真真诠释我能接到的角色就够了,爆不爆哪是我能控制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和事业轨迹,我也不会去羡慕流量,羡慕有啥用呢?我更羡慕一些能够真正专注在自己的职业本身的,能够在自己职业上不断有进步的人,能够持续产出好作品的人。
大流量这件事我没有特别去想,我总觉得跟我关系也不是特别大。我只是有时候偶尔开个玩笑什么,别人问我,你想当一个什么样的演员,我说我想当流量。
我之前也接过一些IP电视剧,但不是为了流量,只是我想当一个有名的演员,我其实不甘于当一个默默无闻的演员。
说实话,作为演员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认识你。有一个观众基础,你的选择也会更多。所以当时拍那样的戏,我有过这样的考虑,当然我也是出于好奇,我各种戏都想尝试一下。

05 做演员就得把自己清理干净
以前我有说过,其实自己也有坏坏的一面。去年我也想过,是不是要撕掉“谦谦君子”这个标签,让更多人看到我其他的性格。
但今年我觉得,其实别人看我平时就是挺有礼貌挺温和,我干嘛非要刻意让别人看到我的哪一面呢?自然就好。
演员就是一个通道,时常要把这个通道清理得尽量干净些,好让某些人物某些内容,通过你这个载体,能够更纯粹地传达出去。
作为一个演员,要想永远维持一个热度太难了,你得去做很多自己不情愿做的事。
所以你终究是要做一个选择,我是希望更从容地去回到纯粹的演员本身,去选自己喜欢的故事,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
可能赚的钱不如前两年了,热度或者流量不如前两年了,但是表演上更游刃有余更成熟了,所饰演的人物也更有深度了,我更在乎自己的提升和成长。
能不能接到最好的剧本、合作最好的班底,当然是我现在最看重的事。
我一直觉得自己运气很好,合作了中国最顶级的几个导演。
我已经当了12年演员,多多少少也有一些经验,也对这个行业有了比较充分的认知。12年一个轮回,我想重新再开始我的出发。可能创作力最旺盛的就是接下来的这12年。
35岁,对男演员来说才刚刚开始。我们看到所有留给观众深刻印象的角色,成为经典的角色,其实都是建立在年龄感之上的。到了一定的年龄才会有一些经历,才能够更理解生活的处境,才能够有更多可变的、更多不可控的、更多未知的、更多焦虑的东西出来。
所以我其实对未来12年还是充满希望和向往的,我就觉得这个时候可能才是一个开始,前面都是在学习准备和积累。
对我而言,没什么转不转型的问题。20多岁有20多岁的角色,30多岁有30多岁的角色。
现在市面上的剧本,有很多撒糖剧。但我自己想选择的方向,还是那些更极致的人物情感、更真实的生活。
(杨晋亚/文 王远宏/图)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