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1岁,遇到了新年危机

情感日记   2019-01-21
来源:我走路带风
每年冬天,特别是临近春节的时候,我最喜欢做的就是窝在棉被里,一边吃外卖一边看《请回答,1988》。
不知道为啥,看这部剧总有一种快要过年了的感觉,也许是主角们其乐融融的样子看起来有过年那种热闹的味道吧。
很喜欢那个年代,并不时尚,资源也不丰富,住着简陋的房子,过着简单的生活,但却可以和喜欢的人一起看初雪,和欢乐有趣的邻居们一起过圣诞。
今天来公司,编辑正好也在重温1988,她觉得阿泽这样的男孩简直是万千少女的理想型,你可以和狗焕这样的男孩恋爱,但一定得和阿泽那样的男孩结婚。
我感慨,“真快啊,2018都要过去了,看着剧里十几岁人的青春,我特别怀念2008年。”

我停下手里的工作,问大家,十年过去了,还记得2008年的春节是什么样子的吗。
编辑说,“小时候总盼望着过年,只要一过年奶奶就会早早准备好吃的。
最喜欢看奶奶坐在小灶边,用平底锅煎鸡蛋饼,然后裹上肉馅,炸成春卷,又香又脆的奶奶自制春卷是我对过年最深的印象。”
设计说,“我们那时候跟1988里演的差不多,邻居几个凑在一起,老妈子们话家常,老爹们一起抽烟打麻将。
然后我们一群小孩儿总喜欢到邻居家捣蛋,用倒放的纸杯把点燃的鞭炮罩住,把邻居奶奶逼急了,她就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我们打。”
行政说,“2008年,我们那儿雪下的特别大,我妈给我买了个新棉袄,我在雪地里晃来晃去,像个二百斤的胖子。
那时候正好芒果台在放《我的女孩》,看过的人都知道,下雪的日子就是周幼琳的生日。”
2008年的新年,是我们在闹,家长们看着我们笑;是我们完成寒假作业后长呼一口气,终于可以开开心心过年了;
是姥爷用毛笔写的挂在门口的春联,和姥姥在院子里点起的红灯笼;是妈妈总想花心思说会替你“保管”,却被你紧紧攥在手里不肯放的压岁钱。
公司里的同事们有的来自南方,有的是北方人。不得不说,南北方的过年差异还是很大的,南方初一是一定要吃汤圆的,北方三十主食少不了水饺。
虽有差异,但还是殊途同归。腊八以后,年味儿更浓了,大人们开始置办年货,准备年夜饭。
我们那儿吃完年夜饭还有串门的习俗,小孩子们凑在一起看谁的压岁钱多,多的那个人就是当地“大富翁”。

现在距离2008年已经过去十一年了,虽然现在的年味儿不那么足了,但我还是很期待过年的,喜欢很久没见的亲人们凑在一起,喜欢看大家不聊工作只是打打牌唠唠嗑。
本来是逢过年就怕被催婚,还好赶上了2018的小尾巴,火速领了证。
于是我躲过了催婚危机,但迎来了年货危机。
我妈天天嫌我在家打游戏,她一边吐槽我是网瘾少女小带,一边又嘱咐我,“以前怎么没见你在家里呆这么久,今年过年多买点儿年货,给阿正妈妈去拜年。”
我脑子里立马跳出了这样一句话: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儿媳妇了,该学会自己买年货去拜年了。
等我提了一堆旺旺大礼包、乐事薯片,还有各种进口零食回家的时候,我妈瞟了一眼我手上零食大礼包,切了一声,“这就是你的年货?你买来给自己吃的吧?”
我没好意思把自己的私心告诉她,我妈就把我看得透透的。
圈圈女性
查看全文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