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脱口秀最红夫妻:我们从没说过要一生一世

情感日记   2019-12-12
很多人认识程璐和思文,是从段子开始的。
《脱口秀大会》第一季,谈到“男女之间是否有纯友谊”,思文答“我和程璐就是”。
“时间长了,他对你可纯洁了,一丝邪念都没有,就算穿成透明站在他面前,他都可以当你是透明。
然后他还会跟你说:你看看你,都是好朋友,你这是干啥呢!”
在那个段子里,她抛出了当年最火爆的梗:“老公就是睡在你上铺的兄弟,为他剖腹产算什么,不就是为朋友两肋插刀吗?”

从此之后,她成了气场全开的“脱口秀女王”,知名度甚至超过了同为脱口秀演员的老公程璐。
后来,粉丝干脆给了程璐一个新称谓:思文老公。
对此,程璐以段子的方式化解了这种“女强男弱”式的调侃:自己选的老婆,她做的软饭含着泪也要吃完。
随着脱口秀的走红,这对脱口秀夫妻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而他们关于婚姻的观点输出,某种程度上为现代式的两性关系做了搞笑又深刻的注解。
他们可能是全国笑点最一致的夫妻
思文和程璐还不认识的时候,都在一个脱口秀俱乐部的QQ群里,程璐看到思文的名字说:“思文什么,思文可以扫地。”
思文回他,“不,思文只能败类。”
那之后他俩经常聊天聊到很晚,段子一个接一个,思文说那段时间她被搞得严重睡眠不足。
认识之后,两个人第一次白天约会,相互对视了一下,心里浮现出了同样的OS:“wc这么矮。”
可之后,两个人还是照常约会,因为他们觉得对方实在是太好笑了。
两人去吃烧烤,思文点了个韭菜,程璐冒出一句:“和男人在一起,点韭菜不太好”。
思文会在节目上吐槽程璐:“他挣不挣钱有什么关系?他只不过是个男人啊!”
即便有些段子在别人看来,并不是那么好笑,可两人就是能脑回路一致的笑到一起。
有一次,程璐给思文讲笑话:“从前有一个受虐狂和一个虐待狂谈恋爱,有天,受虐狂对虐待狂说,虐待我吧!虐待狂说,我不!”
思文听完之后哈哈大笑。

程璐很满意,他告诉思文这是一个测试:“听懂了这个笑话的女生,跟我的笑点会比较一致。”
思文说,这不仅是他们恋爱的原因,也是结婚的理由。
结婚当天,思文爸爸第一次见女婿程璐,思文爸爸看着眼前的这位女婿,感到费解,“你为什么非要嫁给这个又矮又穷又丑的男生?”
思文很正经的说,“因为他很搞笑啊!”
在思文看来,能笑到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她觉得“你认为好笑的东西他全部都认为很好笑,他的笑点你也全部都能get到,这太难得了。”

两人在深圳的婚礼,就是一场《吐槽大会》,他俩做主咖,其他脱口秀演员轮番吐槽。
朋友们也够狠,把他们的身高、长相、生理缺陷都写进了段子,例如,程璐头大,就有人吐槽他可能找不到合适尺寸的绿帽子。
婚礼结束,这对因为笑点一致的夫妻也收获了一种更为稳定的安全感——
两人可以互相吐槽,互相揭对方老底,更重要的是,彼此都能因为这些段子一起哈哈大笑。
我们常说,能聊到一起,是爱情里最致命的吸引力,原来能笑到一起、能相互接梗,也同样重要。
说到底,还是三观相合。毕竟,三观一致才能久处不累。
“他能给我的,没有第二个人能给我”
思文说脱口秀是程璐带她入行的,一开始思文只是段子爱好者,对讲脱口秀一窍不通。
2015年,签约笑果文化以后,思文做起了职业脱口秀编剧,成为了程璐的同事。
那段时间思文处于严重焦虑的状态,她从一个悠闲的国企职员进入了一个高压、紧张的创作环境,每天绞尽脑汁地写段子。
创作对于一个没写过稿的人,真的是一件很可怕、很容易崩溃的事儿,思文经常回家就抱着程璐痛哭,程璐总是“摸摸头说没关系啊,我可以帮你啊!”
然后,程璐就在自己写稿之余,一遍一遍的帮思文想段子、改稿子。
其实一开始讲脱口秀,思文和程璐讲的都不好,他们和另一位演员基本上都是包揽后三名的。
思文因为经验少,更差一些,那段时间下了班,她连回家的路上都在痛哭。
每每思文想放弃,程璐都会不厌其烦的鼓励她,“你明明讲得那么好,为什么不讲!”
思文说,这就是她离不开程璐的原因:“他可以给我很多别人给不了的支持,这些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给我。”
“即便大家觉得我现在挣得比他多,发展看起来更好,也是因为他一直在支持我。他是心理上的慰藉,在我最痛苦最焦灼的时候给我启发,那都是我的生产力。”

也许,一个好的爱人就是这样——
TA永远明白你想要的是什么,甚至比你本人还清楚你的价值所在,并且能给你绝对的支持和鼓励;TA也永远明白你恐惧的是什么,并能为你移除你的担忧。
如果说程璐是前者,那么思文就是后者。
去年一年是思文生活中最煎熬的一年,她自己生病手术,姥姥和父亲也都先后离开人世。
可那个时候,也是程璐事业上最为重要的一年,他为了节目进行几个月的封闭式创作,平时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思文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程璐只来了20分钟。
但思文特别理解他,她说,“当时公司所有人都处于被逼疯的状态,程璐也肉眼可见地老了10岁。每次见他,我都会问你怎么老成这样了。”
她也知道程璐担心自己不理解而心生埋怨,所以每次见到程璐她都试图不给他任何压力,“我还有时间去伤春悲秋,程璐可能连释放情绪的时间都没有。”

一对夫妻能为彼此着想到这个地步,也许真的再没什么能够打败他们了。
有人说,婚姻幸福的本质是经济利益上的共担共享,是情感上的相互亏欠。
可是在程璐和思文看来,婚姻幸福的本质是男女双方对彼此核心情感需求的满足。
思文在人生低谷的时候,是程璐不断的鼓励和支持,才让她有了足以支撑自己的自信心;
当程璐在事业和家庭不能取舍的时候,思文能放下自己的情绪,让程璐无后顾之忧的去打拼,才有了今天的“首席编剧”。
他们对对方的最大付出,成就了彼此,也成就了自己的幸福。
也许,这才是婚姻里最好的爱。
“把婚姻渲染成童话是非常不理性的事情”
能把爱情过成童话的人,都相信童话吗?
思文说,不。
她清醒的觉得,婚姻不是什么神圣完美的事情,婚姻就是两人的命运共同体。大家要一起战斗,一起维护家庭的最终目标,一起扶持走过一段路。
“我不是对婚姻悲观,而是觉得把婚姻渲染成童话是一件非常不理性的事。”

如果一定要说幸福偏爱什么样的人,那大概就是像思文这样会理性看待爱情和婚姻的人——
她不会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希望永远被保护,而是会和伴侣并肩而立一起战斗、一起守护爱情和婚姻。
有段时间思文和程璐,经常因为工作崩溃,思文崩溃的时候,程璐会安慰她,没关系还有我。
程璐崩溃的时候,思文会帮他平复心情“我们一起再撑撑吧,等到年底再看看?”
有次,俩人集体崩溃,他们半夜醒来会抱头痛哭,“压力好大啊!为什么会这样!想辞职回深圳!”

可第二天还是在彼此的陪伴下,硬撑着去工作。
人这一生,真的会遇见很多事情,会经历很多磨难和痛苦,一路上有可能风景清丽,也有可能惊涛骇浪。
你需要的伴侣,一定是能和你相互扶持的那一个,一定是和你一起撑过惊涛骇浪、迎来风景清丽的那一个。
婚姻的存在,真的不是为了让人享受生活的,而是为了让夫妻双方无论是在物质还是情感上都形成一种相互依存、相互扶持的状态。
只有当你们形成命运共同体的时候,才会进入最稳定的婚姻状态中。
如今,程璐和思文他们彼此的焦虑,只有彼此能懂。
当旁人说“你很棒”的时候,只有对方会最深入的分析与建议。
有谁表演失败了,他们也会一起分析原因;有谁对发展方向迷茫的时候,对方都会给合适的方法和建议。
他们一开始,真的觉得对方好好笑,可后来发现真正宝贵的,是他们在内心深处是一路人,从内心理解与支持对方,愿意为对方牺牲和付出。
重要的是,他们成为了一个共同体,永远能够一起面对生活。
正如程璐说的那样:
“我觉得夫妻之间就是一互相学习、互相进步的过程,有的时候会有一些竞争,但整体上你俩是在一条船上往前走,只是有的人有时候在船头,有的时候可能船尾一些,但是这条船是一定要往前走的。”

记得以前有闺蜜咨询我:彬彬姐,“我和老公距离越来越远”、“不知道为什么走到离婚这一步”、“有什么办法能让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好吗”?
每次遇到这种问题,我都想告诉他们这个道理:
婚姻出问题,是因为你们没把彼此当成自己人,你们在心里筑起了一道屏障,从此以后分别向左走、向右走,而不是一起向前走。
说白了,你们的着眼点慢慢的从夫妻双方的命运共同体上脱离出来了,变成了只关注自己的个体命运,这无疑就会加快婚姻的破裂。
而只有当你们休戚与共,抱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心态时,婚姻才能一直稳定坚固。
圈圈女性
查看全文
大家都在看
换一换